相关文章

南京邓丽君音乐主题餐厅 引起其三哥不满索赔百万

来源网址:http://www.njsltz.net/

餐厅使用的招牌及餐厅内景。

南京珠江路羲和广场,有间“邓丽君音乐主题餐厅”,是南京首家明星主题餐厅。推门而入,墙上是邓丽君的巨幅画像,悠长的走廊墙壁上挂着邓丽君经典的照片,耳边回荡的是熟悉的邓丽君歌曲旋律……昨日,这间餐厅经营者被已故著名歌星邓丽君的三哥邓长富告上法庭,索赔100万元。邓长富认为,被告未经授权就把邓丽君的姓名和肖像做商业使用,给其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害,并造成了严重的不良社会影响。

南京邓丽君音乐主题餐厅,引起邓丽君三哥不满

“挑一个周末,带上父母,一起来这里。聊一聊,属于邓丽君的流金岁月吧!”2015年1月,南京首家邓丽君主题音乐餐厅开业,在餐厅布局中,无一处不是与邓丽君、音乐融为一体。包间的风格也按照邓丽君生前常住的城市特色设计:台北、香港、东京、巴黎、曼谷设计。

此餐厅开业后,引起邓丽君的三哥邓长富的关注。今年2月,邓长富以“邓丽君文教基金会”董事长的身份,委托代理律师来到南京,带着南京公证处的公证员到“邓丽君音乐主题餐厅”取证。公证员用手机对餐厅环境进行拍照,共拍摄了26张照片,并对律师在餐厅的消费发票也进行了证据保全,之后,这些证据被刻成光盘,附在公证书后。

在完成取证工作后,邓长富给餐厅经营者发了律师函,认为餐厅未经邓丽君亲属授权,就擅自使用邓丽君的姓名和肖像用于牟取商业利益,要求其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公开赔礼道歉,对侵权行为做出赔偿。

曾去台湾洽谈未果,餐厅经营者坚持开业被索赔百万

律师函发出后,邓长富并没有从餐厅经营者那里得到积极的回应。邓长富决定起诉这家餐厅的经营者——南京独加试唱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昨天上午,南京市玄武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邓长富没有亲自出庭,委托孙律师代为出庭参加诉讼。在诉状中,邓长富请求法院判令独加公司立即停止使用邓丽君的姓名和肖像,并在三家南京本地媒体和一家国家级媒体的非中缝位置向他公开赔礼道歉,并要求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8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10万元、维权合理支出人民币10万元,合计人民币100万元,并承担诉讼费用。

法庭上,原告邓长富律师称,被告南京独加试唱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曾去台湾和邓丽君文教基金会洽谈过合作,但没有谈成。当时邓长富就曾警告过对方,不要擅自使用邓丽君的元素用于商业活动,否则将起诉,但对方置若罔闻。

法庭争议一:邓丽君已过世,她的三哥是否有权代为起诉?

昨日的法庭上,围绕原告的诉请,双方形成了两个争议焦点,一是邓长富是否有诉讼主体资格,是否有权利提起诉讼?二是原告起诉的赔偿金额是否有法律依据和事实基础,如果有,其索赔所依据的具体标准是什么?

法庭上,就“邓长富是否具有诉讼资格”这一争议焦点,原被告双方展开激烈争论。原告律师称,邓丽君没有配偶和子女,其祖父母外祖父母、父母及二哥、五弟均已过世,根据我国继承法规定,目前有权就邓丽君人格权之保护起诉的人,只有邓丽君的大哥和三哥,鉴于邓丽君的大哥已经以声明书的方式明确自己不再作为原告起诉,而支持邓长富起诉,所以,邓长富的诉讼主体资格是毋庸置疑的。

而被告南京独加试唱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代理律师则认为,根据我国《民法通则》第九条之规定,公民从出生时起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依法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邓丽君已经过世,邓长富没有权利代为起诉。

争议二:索赔百万是否合理?

对于赔偿金额100万的争议焦点,原告律师列出了一份邓丽君在全世界各种评选中当选第一的名单,证明邓丽君在全世界影响力巨大,“邓丽君文教基金会在针对使用邓丽君元素的商业活动进行收费时,会根据活动的规模,非常克制地收费。一般情况下,每场演唱会只使用一张邓丽君照片的,每天收费2万元。按照这个标准,被告餐厅使用了上百张邓丽君的照片,应该收费几百万元,但我们只索赔80万元,也是本着克制的原则。目前在大陆,同类案件赔偿金额起步就是45万元,最高的达到500万元。”原告律师提供证据所称的500万,即琼瑶诉于正抄袭案。

邓长富律师还认为,南京独加试唱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在没拿到授权,并在原告方事先已经有警告的情况下,仍坚持侵权行为,并且直到原告起诉时,侵权行为仍在继续,引起国内其他合法被授权人纷纷质询其合法性问题,对原告造成巨大精神伤害,且造成了原告的诉累,所以索赔10万元精神损害赔偿和10万元维权费用也是有依据的。

对此,被告律师认为,原告律师称邓丽君在各种评选中获得荣誉,应当为此提供证据,否则不予认可。此外,根据最高院有关司法解释,只是说自然人死亡后其近亲属在遭受精神痛苦时有权起诉索赔精神损害抚慰金,并非侵权损害赔偿。被告本着友好协商的原则,希望为邓丽君的歌迷提供一个聚会场所,是在宣扬和善,并非不愿支付授权费用,因前期投入巨大,目前餐厅仍在亏损中。

庭审中,法官询问原告邓长富的律师,是否和被告就授权费用商谈过?邓长富的代理律师称,南京独加试唱餐饮管理公司只愿一年给两三万的费用,远低于北京和重庆的授权价格。“被告的餐厅面积约有两千平方米,用了大量的邓丽君元素,这个价格是我们不能接受的。”因双方不愿调解,案件没有当庭判决,将择日宣判。